誠泰財險股東方、關聯方“大打出手”,唇槍舌戰曝入股資金涉違規!
广东快乐十分走势图
長途電話6分錢暢聊天下
彩印名片5盒40元包快遞
手機號碼任意顯示不信?
搞笑視頻-焦點視頻網
中國香蕉網信息免費發布
 網站首頁 | 國內關注 | 百姓民生 | 熱點財經 | 中國資訊 | 社會聚焦 | 媒體報道 | 滾動資訊 | 健康醫療 | 食品安全 | 房產地產 | 聚焦關注 | 商業合作 | 關于我們 | 聯系我們
您的位置: 首頁 > 正文
誠泰財險股東方、關聯方“大打出手”,唇槍舌戰曝入股資金涉違規!
來源: 2019-09-25 19:34:34

  一起1.25億金融借款糾紛案件,原告、被告各執一詞,你來我往互不相讓的辯訴中,卻曝出云南宇恒投資開發有限公司(以下簡稱“云南宇恒”)入股誠泰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簡稱“誠泰財險”)的資金為借貸資金等“秘聞”。

  云南宇恒原本用來支付鋼材采購款的銀行借貸資金,為何“搖身一變”成為購買保險公司股權的資金?被質疑保險股權代持的行為,又是否真的存在?如今仍疑團待解。

  業內專家對藍鯨保險分析稱,如若證實股東方對誠泰財險的入股資金來源存“瑕疵”,在查實之后,誠泰財險也存在清退該部分股權的可能性。

  股東貸款逾期,受拖累誠泰財險1.68%股權被司法拍賣

  藍鯨保險獲悉,近日,云南宇恒所持有的誠泰財險1.68%股權,被置于阿里司法拍賣平臺競買,將于2019年10月15日進行公開司法拍賣,起拍價定于1.65億。

  彌足珍貴的保險公司股權為何“淪落”至被拍賣?

  起因即是云南宇恒與誠泰財險關聯方云南融智資本管理有限公司(以下簡稱“云南融智”)的一起金融借款糾紛。2019年5月,云南省昆明市中級人民法院下發(2016)云01民初1022號民事判決書,將前塵往事逐一翻出。

  沿時間線來看,2015年2月16日,云南融智與云南宇恒、中信銀行昆明分行簽訂《委托貸款合同》,約定云南融智委托中信銀行昆明分行,向云南宇恒發放委托貸款1.25億元,用于后者支付鋼材采購款,貸款期限自2015年2月16日起,至2016年2月16日止。

  云南宇恒與云南融智簽訂《權利質押合同》,以云南宇恒持有的誠泰財險1億股股權提供質押擔保,并依法辦理股權質押登記手續。

  但該筆資金并未用于采購鋼材。2015年1月20日,云南宇恒與云南城際公司簽訂《鋼材購銷合同》,約定云南城際向云南宇恒銷售鋼材,云南宇恒需在合同簽訂后一個月內一次性支付1.25億元。

  微妙的是,2015年2月16日,云南宇恒拿到銀行貸款,2月17日,云南宇恒、云南城際即終止雙方的購銷合同約定。2015年9月21日起,云南宇恒未歸還借款本金,貸款逾期,委托方云南融智將之告上法庭,要求歸還借款本金。

  表面來看,作為借款受益人的云南宇恒公司理應承擔還款責任,然而,在審判過程中,云南宇恒卻有所辯解,直言稱,自身只是起到居間代理人的作用,貸款資金并非為其所用,“誠泰財險才是實際用款人”。

  搖身一變,1.25億委托貸款用作誠泰財險增資擴股資金

  誠泰財險又如何被“牽連”入局?

  云南宇恒辯訴稱,云南融智不具備保險公司投資人資格,便找到其作為居間代理人向誠泰財險投資,代持股權。云南宇恒指證,彼時,云南城市建設投資集團有限公司(以下簡稱“云南城建投”)持有誠泰財險20%股權,為第一大股東,云南融智為云南城建投控股子公司。根據2010年版的《保險公司股權管理辦法》要求,保險公司單個股東(包括關聯方)出資或者持股比例不得超過保險公司注冊資本的20%。

  2015年2月16日,誠泰財險(甲方)、云南融智(乙方)、云南宇恒(丙方)簽訂《協議》。《協議》約定,云南宇恒擬以自有資金1.25億元認購誠泰財險增資擴股股份1億股,為補充前述投資后的運營資金,云南宇恒擬向云南融智申請流動資金委托貸款1.25億元,待實際持有標的股份后,將該股份質押給云南融智作為委托貸款擔保。

  事實上,關于違規代持事項,云南宇恒所舉證據尚不足以證實,故這一說法并未得到法院認可,疑團待解,但涉案的1.25億銀行借貸資金則有明顯流向。

  此后的一份文件則清晰指出,云南宇恒從中信銀行昆明分行貸款而來的1.25億款資金,被用以增資入股誠泰財險。根據法院認定事實,2016年3月29日,云南融智向云南宇恒發出了《關于我公司向貴公司發放1.25億元委托貸款情況的告知函》,“載明云南宇恒將涉案委托貸款用于對誠泰財險增資擴股”。

  據了解,2014年,誠泰財險啟動首輪增資行動,定向增發股份10億股,每股價格1.25元,引入云南宇恒等三家單位作為新股東,2015年6月完成增資工作,云南宇恒恰出資1.25億,持有1億股股份。

  對于股權即將被司法拍賣,以及股東入股資金涉嫌為借貸資金等事項,藍鯨保險多次聯系誠泰財險進行求證核實,但截至發稿并未得到答復。

  股權代持疑團未解,業內:查實后或存清退可能性

  一樁司法訴訟案件,牽出數個關聯方。

  明明用以支付鋼材采購款的借貸資金,為何“搖身一變”成為保險公司的股權資金?股東股權認購尚未完畢,如何能夠先行簽訂協議將股權質押給第三方?原告被告各執一詞,是否存在保險股權代持行為?

  實際上,在商業活動中,股權代持現象并不少見,通過抽屜協議,實控人隱居幕后,前臺另有其人。而在保險行業,這一行為被嚴厲禁止。

  “股權是公司治理的基礎,加強股權監管對于完善保險公司治理關系重大”,一位壽險公司業務負責人向藍鯨保險分析稱,其介紹,“近年來,保監系統采取了系列措施,來防范治理風險”,包括修訂《保險公司股權管理辦法》,出臺《關于進一步加強保險公司開業驗收工作的通知》等,都是嚴把市場準入關口的舉措,以便規范投資入股行為,防范不正當利益輸送和各類風險。

  “理論上而言,股東應當以來源合法的自有資金向保險公司投資,不得用銀行貸款及其他形式的非自有資金向保險公司投資”,上述壽險公司業務負責人補充道,此前行業內出現了部分公司股東存在代持、非自有資金出資、隱瞞關聯關系等違規問題,監管也進行了逐一清理。

  “商業主體的現金流在企業活動中是不斷的進出和流轉的,什么時點上可以真正的確定為自有資金,常常難以判定”,蘇寧金融研究院高級研究員陳嘉寧分析稱,“比如一筆借貸資金,多做幾筆交易,能不能重新定義為借貸資金,也很難界定” 。

  “監管要求保險股權資金必須是自有資金,也是為保證股東具有較強的資金實力”,中國精算師協會創始會員徐昱琛指出,一旦險企經營不善或出現重大事件影響經營時,實力雄厚的股東有持續增資能力,可保證險企持續發展,“也是防止保險公司股東利用借貸資金不斷加杠桿,放大金融風險”。

  “監管將以事實為依據,以法律為準則進行清查”,徐昱琛分析道,“如若證實云南宇恒對誠泰財險的入股資金的來源有問題或者有瑕疵,或者有足夠證據表明存在代持行為,查實之后,在不影響保險公司償付能力的情況下,存在清退的可能性”。

  在徐昱琛看來,由于云南宇恒持有的誠泰財險股比較小,僅占1.68%,對于公司經營的實質業務影響有限,“主要帶來輿論、聲譽上的影響”。

轉發就是我們的動力!戳下面按鈕轉發吧!
備注:轉載僅為傳播信息,法律責任由原創者承擔!

八寶網 Copyright @ 2017-2020 All Rights Reserved